<sub id="17txb"></sub>

<thead id="17txb"><var id="17txb"><ins id="17txb"></ins></var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17txb"><var id="17txb"><ins id="17txb"></ins></var></thead>
      <sub id="17txb"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17tx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17txb"><var id="17txb"><ins id="17txb"></ins></va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17txb"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17txb"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17txb"><dfn id="17txb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非住宅拆遷>在望江路買下半層安置房 17年辦不出不動產權證

          在望江路買下半層安置房 17年辦不出不動產權證

          來源:溫州晚報 時間:2020-07-21 分享至:

          導讀:在市區寸土寸金的望江路上,市民金先生全款買下迎潮大廈B幢半層樓的安置房。可17年過去了,他還沒拿到不動產權證。7月17日,金先生求助,稱他為辦證的事心力交瘁,寧愿把這半層樓按原價賣還給原主。

          在市區寸土寸金的望江路上,市民金先生全款買下迎潮大廈B幢半層樓的安置房。可17年過去了,他還沒拿到不動產權證。7月17日,金先生求助,稱他為辦證的事心力交瘁,寧愿把這半層樓按原價賣還給原主。

          00300669830_9d022616.png

          17年前花巨資買安置房

          金先生說,他在2003年。通過拍賣行拍下迎潮大廈B幢二樓一間辦公用房,總面積為263.2平方米,成交價為150萬元。據他提供的《拍賣成交確認合同》顯示,拍賣行受鹿城區廣化街道委托,這間辦公用房屬于拆遷安置房。

          “我買的時候,就沒有不動產權證,但考慮到是政府的房子也沒太擔心。我還增購了一點面積,并把隔壁另一間安置房買下,加起來一共700來平方米,相當于迎潮大廈B幢二樓半層的安置房都是我的。”金先生說,他用這半層樓做起餐飲生意,直到2016年一次消防大檢查,他這半層樓因消防設施不達標,只能停業整改。

          金先生說,他找到房開公司討說法,對方承認是自己在建設時沒有達到消防要求,愿補償整改期的租金損失。直到2019年年底,金先生的餐飲店消防設施改造合格,通過了消防驗收,三年算下來補償金達80來萬元。問題來了,房開公司愿意支付這筆錢,但表示無法直接付給金先生。

          跑了幾個月辦不下產權證

          “半層樓的兩間安置房都沒有不動產權證,無法明確房主是我。房開公司是國企,補償金按規定只能給有產權登記的‘原房主’。我只能在‘原房主’拿到補償金后,再跟‘原房主’要。”金先生說,此事讓他深刻認識到不動產權證的重要性,他馬上聯系兩套安置房的“原房主”,第二套的“原房主”答應配合他辦理過戶手續及不動產權證,問題主要出在第一套的“原房主”上。

          他介紹,17年過去了,很多資料遺失,“原房主”廣化街道辦事處也沒有留底。此外,隨著行政區域的調整,迎潮大廈被劃入松臺街道轄區,問題變得更加復雜。

          這幾個月來,金先生隔三差五跑兩個街道處理此事,但一直沒有結果。

          街道與城發對接過戶手續

          金先生說,當年花了那么多錢買房,現在出問題了卻求助無門,幾個月下來,這半層樓既沒營業也無人承租,如果連不動產權證都辦不了,他寧愿按原價賣還給街道。

          7月17日,記者來到廣化街道辦事處,把金先生提供的檔案資料交給黨政辦主任林安然。她表示,他們會跟進核實并處理此事。

          7月18日,林安然電話通知記者,稱由于涉事地段當時的拆遷指揮部已并入城發集團,所以他們與城發集團對接,由城發方面先做好結算手續,涉事的安置辦公用房有增購面積,需要繳納一些費用,等這部分工作做好后,城發方面會按流程先把安置房過戶給廣化街道辦事處,再由廣化街道辦事處過戶給金先生。

        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

          ?
         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